焦虑济济一堂 中年电视剧已陷中年危机

中年电视剧也有春天

春天接着是荒唐?

不知不觉,海清为中年女演员发声的新闻已是三年前的事了,不管她当初的言论遭遇了怎样的争议,有一点却是肉眼可见的:中年电视剧变多了,中年演员(不只是中年女演员)得到的机会也更多了。

近两年,《小敏家》《星辰大海》《相逢时节》《我们的婚姻》《心居》《关于唐医生的一切》……它们的轮番上阵似乎在向观众宣告,中年电视剧迎来了久违的“春天”。

然而,中年电视剧的翻身并不是因为观众突然爱上了中年故事,也不是创作者突然挖掘出了中年生活的丰富意蕴,而是因为市场逐渐领悟到:原来,热点和流量不只是青春偶像剧和玄幻修仙剧的专属,谁说,中年电视剧就不能想方设法地上热搜呢?

《张卫国的夏天》显然也瞄准了这个目标。一线明星阵容、有趣的故事设定、12集的长度,本剧的有利条件不少,本可以深入挖掘中年题材,争取跻身经典之列,可太想成为“爆款”的它,却在有意无意之间偏离了跑道,“落魄的中年”“太监的后裔”“互撕的夫妻”,主创刻意炮制出的一个个梗,终于让张卫国的夏天从荒诞变成了荒唐,也让中年电视剧的“中年危机”症状越来越明显。

本可以不那么惨

但编剧不想放过他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电视剧里的中年人不够惨都不好意思登场。最典型的大概就是《三十而已》。三位女主角,一位在大城市找不到归宿,一位在中产圈层中焦头烂额,还有一位遭遇了婚姻挫折。这部大热剧集的成功秘诀是关注中年群体的生活烦恼,但它留下的更重要启示可能是:想要成为爆款,就得放大中年人的焦虑。

许多电视剧自然是心领神会。比如,《我们的婚姻》聚焦中年人的婚姻问题;《心居》讲述中年人的买房问题;《关于唐医生的一切》刻画中年人的职场问题。到了《相逢时节》里,各种焦虑终于济济一堂,甚至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——有两家人错综复杂的世仇,还有罗密欧与朱丽叶式的中年虐恋。但用力过猛的剧情,未必能让观众买账——中年也许会是一地鸡毛,但天底下有几个人的中年生活会如此“抓马”呢?

不幸的是,《张卫国的夏天》也把力气使错了地方。张卫国在这个夏天的落魄,主要有两个原因:一是他住的房子是他的父亲向别人租的,但这么多年从来没告诉他,如今真正的产权人来收租了;二是家里的奔马摆件被他误以为是价值连城的古董,直接被黑心商人骗去100万。

但这两个原因是如此匪夷所思,以至于不能不让人怀疑,张卫国本可以不那么惨,只是编剧不想放过他。再结合张卫国想把父亲的骨灰撒到长江却撒顾佳怡一脸的情节,或许我们也就能体会主创的苦心——为了取悦观众和吸引眼球,中年人是可以连智商都抛弃的。

不仅如此,男主的身世更是让人啼笑皆非——“你奶奶是你爷爷”“你真正的爷爷是太监”。这倒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刘涛在《星辰大海》里集各种悲剧人设于一身的情况——母亲外遇,父亲杀害母亲后自杀,还遇到阴险贪婪、重男轻女的姑姑。

为什么国产剧的中年故事越来越离不开狗血套路和人为设定的危机?难道观众看不出逻辑的混乱和叙事的悬浮?非也,越是对立的人物关系,越是让人上头的观点输出,就越能让大家欲罢不能。不怕观众吐槽,只怕观众连吐槽的兴趣都没有。只是,国产中年电视剧靠着这样的“流量密码”一味剑走偏锋,又能走多远?

中年明星走不出舒适圈

黄磊们一直同义重复

如果说当下不少青春偶像已经对演绎“高帅富”“傻白甜”驾轻就熟,那么部分中年演员这两年也是一头扎进了自己的舒适圈,再也不愿走出来。

没错,我说的就是黄磊。

从《小别离》到《小舍得》再到《小敏家》,黄磊一直在演喜欢唠叨、性格懦弱、事业无成但古道热肠、天性乐观的中年男性。不必为曾经长发飘飘的文青变成大腹便便的大叔而感到惋惜,这恰恰是黄磊近年来最得心应手的表演方式。

和黄老师同病相怜的还有本剧的另一位主演——海清老师。从《蜗居》到《心居》,这十几年来,海清扮演的始终是略带神经质、伶牙俐齿、性格强势的中年女性,在《张卫国的夏天》里也不例外。

而说到角色类型的自我重复,还有一位不能不提,那就是永远一脸正气、总是喜欢说教,外加精英范十足的中年霸道总裁——靳东老师。

看上去,一些中年演员总是在“演自己”,但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。就拿海清来说,不久前由她主演的《隐入尘烟》上映,好评如潮。海清的毁容式演技一点儿也没有了电视剧里庸俗城市主妇的影子,甚至连西北当地观众都对她塑造的角色感到信服。这说明,黄磊、海清等演员本身不是没有能力,而是受到外在环境的种种限制。

不管是倒霉蛋式的中年男性,还是母夜叉式的中年女性,在不少编剧眼中,正是创造戏剧冲突和所谓热搜话题的最佳“工具人”。只要有他们在,就不愁没有“中年男人没本事”“中年女人没保障”之类的母题,进而主创就可以在剧集里放心大胆地贩卖焦虑、收割流量。只是,观众还能在审美疲劳中忍受下去吗?

一言难尽才是中年滋味

期待“林宏年的夏天”

《张卫国的夏天》绝非一无是处。本剧最大的亮点就是刘奕君扮演的林宏年。这个中年人有点虚伪,他热心帮助张卫国只是因为早年犯下的错;他又有点自卑,年轻时和顾佳怡结婚,只是看上了女方的条件;他还有点猥琐,为了办自媒体甚至卖友求荣,把张卫国的故事炒到了网络。

但说到底,我们又不能用简单的“好”或“坏”来形容林宏年,他在事业、家庭、生活中遇到的难题挺有代表性的,正如顾佳怡对他说的,他找不到自己的“根”,这不就是很多中年人奋斗路上最苦恼的地方吗?

这么一位复杂、多元的角色,却不得不在本剧中退居次席,恰恰体现了当下中年电视剧的“中年危机”症状——不得不围绕更大牌的明星安排剧情,不得不根据更有流量的话题组织故事,缺乏坚决改革既有模式的锐气,也没有通过创新突破既有框架的灵气。

如果说偶像剧里那些动人的故事更适合年轻观众,可能会让他们期待完美的爱情和婚姻,那么对于已经在婚姻和职场上历练多年的中年人,他们需要的可能不仅仅是吸引眼球的噱头。在认清生活的真相以后,中年人到底有哪些感悟,还能不能继续成长,还有没有资格犯错?这才是主创们真正应该关心的问题。

很多年前的电视剧《来来往往》里,濮存昕扮演的康伟业和林宏年一样,都是充满矛盾的中年男性,只不过前者还要面对情与欲的诱惑,比后者来得更真实也更残忍。事实证明,我们从来不缺少拍好中年电视剧的实力。

既然如此,我们能不能撇开黄磊、海清们自带的热搜话题,认认真真地拍一部《林宏年的夏天》呢?

中年电视剧也有春天

春天接着是荒唐?

不知不觉,海清为中年女演员发声的新闻已是三年前的事了,不管她当初的言论遭遇了怎样的争议,有一点却是肉眼可见的:中年电视剧变多了,中年演员(不只是中年女演员)得到的机会也更多了。

近两年,《小敏家》《星辰大海》《相逢时节》《我们的婚姻》《心居》《关于唐医生的一切》……它们的轮番上阵似乎在向观众宣告,中年电视剧迎来了久违的“春天”。

然而,中年电视剧的翻身并不是因为观众突然爱上了中年故事,也不是创作者突然挖掘出了中年生活的丰富意蕴,而是因为市场逐渐领悟到:原来,热点和流量不只是青春偶像剧和玄幻修仙剧的专属,谁说,中年电视剧就不能想方设法地上热搜呢?

《张卫国的夏天》显然也瞄准了这个目标。一线明星阵容、有趣的故事设定、12集的长度,本剧的有利条件不少,本可以深入挖掘中年题材,争取跻身经典之列,可太想成为“爆款”的它,却在有意无意之间偏离了跑道,“落魄的中年”“太监的后裔”“互撕的夫妻”,主创刻意炮制出的一个个梗,终于让张卫国的夏天从荒诞变成了荒唐,也让中年电视剧的“中年危机”症状越来越明显。

本可以不那么惨

但编剧不想放过他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电视剧里的中年人不够惨都不好意思登场。最典型的大概就是《三十而已》。三位女主角,一位在大城市找不到归宿,一位在中产圈层中焦头烂额,还有一位遭遇了婚姻挫折。这部大热剧集的成功秘诀是关注中年群体的生活烦恼,但它留下的更重要启示可能是:想要成为爆款,就得放大中年人的焦虑。

许多电视剧自然是心领神会。比如,《我们的婚姻》聚焦中年人的婚姻问题;《心居》讲述中年人的买房问题;《关于唐医生的一切》刻画中年人的职场问题。到了《相逢时节》里,各种焦虑终于济济一堂,甚至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——有两家人错综复杂的世仇,还有罗密欧与朱丽叶式的中年虐恋。但用力过猛的剧情,未必能让观众买账——中年也许会是一地鸡毛,但天底下有几个人的中年生活会如此“抓马”呢?

不幸的是,《张卫国的夏天》也把力气使错了地方。张卫国在这个夏天的落魄,主要有两个原因:一是他住的房子是他的父亲向别人租的,但这么多年从来没告诉他,如今真正的产权人来收租了;二是家里的奔马摆件被他误以为是价值连城的古董,直接被黑心商人骗去100万。

但这两个原因是如此匪夷所思,以至于不能不让人怀疑,张卫国本可以不那么惨,只是编剧不想放过他。再结合张卫国想把父亲的骨灰撒到长江却撒顾佳怡一脸的情节,或许我们也就能体会主创的苦心——为了取悦观众和吸引眼球,中年人是可以连智商都抛弃的。

不仅如此,男主的身世更是让人啼笑皆非——“你奶奶是你爷爷”“你真正的爷爷是太监”。这倒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刘涛在《星辰大海》里集各种悲剧人设于一身的情况——母亲外遇,父亲杀害母亲后自杀,还遇到阴险贪婪、重男轻女的姑姑。

为什么国产剧的中年故事越来越离不开狗血套路和人为设定的危机?难道观众看不出逻辑的混乱和叙事的悬浮?非也,越是对立的人物关系,越是让人上头的观点输出,就越能让大家欲罢不能。不怕观众吐槽,只怕观众连吐槽的兴趣都没有。只是,国产中年电视剧靠着这样的“流量密码”一味剑走偏锋,又能走多远?

中年明星走不出舒适圈

黄磊们一直同义重复

如果说当下不少青春偶像已经对演绎“高帅富”“傻白甜”驾轻就熟,那么部分中年演员这两年也是一头扎进了自己的舒适圈,再也不愿走出来。

没错,我说的就是黄磊。

从《小别离》到《小舍得》再到《小敏家》,黄磊一直在演喜欢唠叨、性格懦弱、事业无成但古道热肠、天性乐观的中年男性。不必为曾经长发飘飘的文青变成大腹便便的大叔而感到惋惜,这恰恰是黄磊近年来最得心应手的表演方式。

和黄老师同病相怜的还有本剧的另一位主演——海清老师。从《蜗居》到《心居》,这十几年来,海清扮演的始终是略带神经质、伶牙俐齿、性格强势的中年女性,在《张卫国的夏天》里也不例外。

而说到角色类型的自我重复,还有一位不能不提,那就是永远一脸正气、总是喜欢说教,外加精英范十足的中年霸道总裁——靳东老师。

看上去,一些中年演员总是在“演自己”,但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。就拿海清来说,不久前由她主演的《隐入尘烟》上映,好评如潮。海清的毁容式演技一点儿也没有了电视剧里庸俗城市主妇的影子,甚至连西北当地观众都对她塑造的角色感到信服。这说明,黄磊、海清等演员本身不是没有能力,而是受到外在环境的种种限制。

不管是倒霉蛋式的中年男性,还是母夜叉式的中年女性,在不少编剧眼中,正是创造戏剧冲突和所谓热搜话题的最佳“工具人”。只要有他们在,就不愁没有“中年男人没本事”“中年女人没保障”之类的母题,进而主创就可以在剧集里放心大胆地贩卖焦虑、收割流量。只是,观众还能在审美疲劳中忍受下去吗?

一言难尽才是中年滋味

期待“林宏年的夏天”

《张卫国的夏天》绝非一无是处。本剧最大的亮点就是刘奕君扮演的林宏年。这个中年人有点虚伪,他热心帮助张卫国只是因为早年犯下的错;他又有点自卑,年轻时和顾佳怡结婚,只是看上了女方的条件;他还有点猥琐,为了办自媒体甚至卖友求荣,把张卫国的故事炒到了网络。

但说到底,我们又不能用简单的“好”或“坏”来形容林宏年,他在事业、家庭、生活中遇到的难题挺有代表性的,正如顾佳怡对他说的,他找不到自己的“根”,这不就是很多中年人奋斗路上最苦恼的地方吗?

这么一位复杂、多元的角色,却不得不在本剧中退居次席,恰恰体现了当下中年电视剧的“中年危机”症状——不得不围绕更大牌的明星安排剧情,不得不根据更有流量的话题组织故事,缺乏坚决改革既有模式的锐气,也没有通过创新突破既有框架的灵气。

如果说偶像剧里那些动人的故事更适合年轻观众,可能会让他们期待完美的爱情和婚姻,那么对于已经在婚姻和职场上历练多年的中年人,他们需要的可能不仅仅是吸引眼球的噱头。在认清生活的真相以后,中年人到底有哪些感悟,还能不能继续成长,还有没有资格犯错?这才是主创们真正应该关心的问题。

很多年前的电视剧《来来往往》里,濮存昕扮演的康伟业和林宏年一样,都是充满矛盾的中年男性,只不过前者还要面对情与欲的诱惑,比后者来得更真实也更残忍。事实证明,我们从来不缺少拍好中年电视剧的实力。

既然如此,我们能不能撇开黄磊、海清们自带的热搜话题,认认真真地拍一部《林宏年的夏天》呢?